leooomen

麻婆痴汉协会会员√
目前专注fate/音乐剧
cp吃all言+all ham
微博 @天天偷税身体棒
欢迎来找我玩!

搞完了!!这种沙雕问卷怎么能没有我们家小可爱_(:D」∠)_

倒数第三张是瞎弄的性转

大家好_(:D」∠)_占tag抱歉,我和阿岛@煮酒 一起搞了个以Burr/Ham为主的allHam企鹅群,日常大概就是分享脑洞,发表吹cp言论,交流下品性癖与黄色废料

如果你找不到相关组织的话可以考虑进来一起放飞自我( *¯ ꒳¯*)我们欢迎一切吃Burr/Ham和allHam的小伙伴来浪!

放个crossover的草图_(:з」∠)_

"Thank you for all your services, Sir."

凌晨开车
p2p3是前两天的pornhub梗
@煮酒 阿岛我肝完了!!

【翻译】Statement on impending duel with Aaron Burr

原文:https://founders.archives.gov/documents/Hamilton/01-26-02-0001-0241 Hamilton决斗前交给Nathaniel Pendleton的notes中的第四项,这应该就是那篇Ham表明自己不会开枪的testament了,原文从句太多差点给我搞疯掉(。)译者能力有限,如果可以的话请一定去看原文,顺便用一张图来概括一下这篇testament百分之八十都在写什么:




————————分割线——————————


  就即将与Burr上校会面一事,我认为我应当对我的行为,动机与观点做些解释。


  因为一些很中肯的原因,我十分想要避免这次会面。


  1. 我的宗教与道德方面的原则与决斗这一行为互相违背,而且被迫在非法私人较量中取走同胞性命这种行为会让我万分痛苦。


  2. 我很重视我的妻子与孩子,我自己的生命从各种角度上对他们来说也都极其重要。


  3. 我对我的债权人还有应尽的义务,若是我出了什么意外,财产只能被迫变卖的话,他们就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受害者。作为一个正直的人,我不认为自己可以那么轻易就让他们面临这种灾难。


  4. 除了政治立场互相对立之外,我对Burr上校不报任何恶意,而且立场不同这一点我相信我的出发点是合乎正道的。


  最后一个原因,这场决斗会使我陷入危险,并且我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但我也认为这次会面无法避免。它包含了一些本质(intrinsick)的困难,而且如果不能对Burr上校的行为做出合乎礼仪的回应的话,这会使我们双方都陷入人为的窘迫。


  本质——因为我承认,我对政治原则特性的评判与对Burr上校的看法都分外严苛,以及在不同场合下,我就如同其他人一样,对这位先生的某些特殊的私人行径做出了十分不讨喜的批评。


  既然我的这些看法都是发自内心,带着足够的动机发表出来的,而且我的目的就我看来完全纯正,所以要我道歉或是解释会有些困难(除非有证据能证明我的观点都是错的)。就算我屈服会更合适一点,Burr上校要求我否认我之前的看法这件事不管是普遍形式上还是不定形式上也都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更何况我的观点都那么诚恳,所以要我让步肯定不妥当,而且我之前还咨询了我的一位温和且聪敏的朋友,更进一步证实了我的主张。除此之外,Burr上校的态度就我看来,首先,他的语气充斥着不必要的傲慢与威胁,其次,他太过无礼了。然而仍旧我希望在尽可能行得通的前提下,我们之间还有能和解的余地。这点我之前就在我的书信中表示过,van Ness先生可以作证,我在以前和他就这个话题讨论的时候也提到过。


  我不确定我是否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尝试改善我的说辞,只要作出最严谨准确的批判就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希望我所陈述的动机能够为我开脱。


  在这种情况下,我并非存心要用这些恶毒的评论来批判Burr上校的行径。他无疑已经听闻了不少我对他的严苛的非难,而且有可能就如平常那样,这些苛责里夹杂了谣言。他也许认为他的这一行动是必要的。我希望他这个举动背后的原因不会违背他的良心。


  同时我也相信全世界都把公道看在眼里,我不会凭空或是因为一点小事就苛责他,无论我说过什么,我都是有强有力的理由的,虽然在某些特殊的事情上我有可能被曲解或谣言给误导了。我也衷心期望我是被他过分误解了,这样一来他的行为就能证明他配得上他的自信与自尊,也给他的国家添了光彩。


  虽然我自己十分相信我提出过的见解与声明都是有理有据的,都是我在相同的情况下,根据我自己的原则和性情会做出的评价,但因为我可能真的伤害到了Burr上校——所以我心意已决,如果我们的会面按照老规矩那样进行,而且上帝乐意给我个让我浪费掉第一枪的机会的话,我想我甚至连第二发子弹也不会发射出去——这样一来就能给Burr上校暂停和反应的机会了。


  我无意再就此事作出进一步的解释。在这个问题上我由衷地希望自己表现出歉意而非自负的态度。


  某些像我一样对决斗行为深深憎恶的人们也许会认为我绝不应该再犯前人犯过的错——我的回答是无论是公共还是私人方面,在相关情况下诞生的思想构成了被人们称作为荣誉的东西,而正是这种思想坚定了我的信念,使我认为接受这个决斗极其重要。假设在政府事务中我们面临了可能会发生的险峻状况,那些不管是能够抵抗灾祸还是带来福音的能力(ability)都与大众的成见毫无关系。

Hamilton表情包3.0来了(○’ω’○)

From Alexander Hamilton to Lieutenant Colonel John

传说中Hamilton寄给Laurens的那封充满着友♂谊的信,全篇高能,如果可以的话请一定去看原文:https://founders.archives.gov/?q=Correspondent%3A%22Laurens%2C%20John%22%20Correspondent%3A%22Hamilton%2C%20Alexander%22&s=1111311111&r=5#ARHN-01-02-02-0100-fn-0010,译者能力有限,只能给大家看看这封信大致都写了些啥,如果有错误欢迎指正捉虫_(:D」∠)_

 

------------------------分割线----------------------------

 

至John Laurens中校:

  我在本职上分外死板,但对待朋友却很温暖,我希望,亲爱的Laurens,如果有可能,我能够用行动而非文字来证明我对你的爱。在你向我告别之前,我几乎没有意识到你在我心中占的比重有多大。说真的,我的朋友,这种感觉不太好。你知道我对人类抱有怎样的看法,以及我有多希望自己能够不陷入某种特殊的依恋,不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的反复无常上。你不应该利用我的多愁善感,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让我为你心动。但鉴于你真的做到了,既然我们两人都乐意宠溺我们所爱的人,看在我的面子上,只要以后的你能够像现在的你一样一点点扎根在我心里,继续值得我为你偏心,我会丝毫不犹豫就原谅你的小阴谋。

  我收到你写来的两封信,一封是从Philadelphia寄来的,另一封是从Chester。至今为止你的成功让我感到十分喜悦,我希望在你申请招募一支(黑人)军队之前的这些吉兆会带来同样讨人喜欢的结果,我怕现实情况真的需要些好兆头。可为了你的国家,也为了我,我也希望敌人在你抵达Georgia之前就离开,这样一来你就不得不回来分享你老友的好运(财富)。至于国会派发给你的委任,全世界肯定都认为你完美地完成了任务。讲真你在这种场合抱有的想法有些违背他们的常理;而且你还有一堆毫无根据的顾虑。就在你被委任为总司令的副官时,你已经能和中校或是其他同档次的军官平起平坐了——那次任命之后你就被提升到了中校的位置,除非你之后会被卷进什么特殊的继位权之争,不然你应该不会和那些军官有任何瓜葛,就目前看来这种情况不太可能会发生;既然你要去率领一整个营,给你这个任命也是应该的;但如果这个任命在你被封为副官之前就被委派了下来,我会把这看作是对你前一个军衔,对我,以及对这一整个军队的贬损。这件事中我唯一觉得不妥的就是——之前也好现在也好,国会通过他们的行动,有意将这份特权,荣誉,代表着出类拔萃的标志,这种意义非凡的东西赠与了你;而对于其他先生们却没那么慷慨了。虽然我们发自内心地承认,我们喜爱你的人格,也敬佩你在军事方面的功绩,但这种行径所表现出来的偏心确实让我们有些不舒服。然而就这件事,我亲爱的J,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如果我真的在表达谴责,那也是完全在谴责国会。我再重复一遍,你的表现完全正确甚至值得赞扬;在该拒绝委任的时候你就拒绝,该接受的时候就接受;我有些过虑地加上了这一点。你的这些美德对你的事业极为重要,而你的事业是为了公共的利益;我也应该做同样的事。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你使自己成为了更大方更宽宏的人。

  以及很久没有政治方面的新消息了,军事方面也是。Gates推辞了印第安方面的指挥,Sullivan接管了它。前者不久前充分证明了他的鲁莽,愚蠢以及卑鄙。不是什么大事,但他这些毛病真让我没什么话好说了。

  我带着幻想猜测当你读着这些信件时你会感到多大的愉悦。我希望它们尽快寄到。离英格兰不远的Moore夫人,也就是你所谓的岳母,将信送到了Thompson将军那儿,而他已经把信带出了纽约。大概就在Moore夫人离开英格兰时,她谈起了你的一个女儿。

  现在,亲爱的,既然我们讲到了妻子这个话题,我准许并命令你在Carolina给我找一个。我的理想妻子会有些难找,但如果你成功了,那将会更进一步证实你的热心与聪敏。按照我的描述——她一定要年轻,好看(这是重点),通情达理(有点文化当然好),要有涵养(但也别太过),要纯洁且温柔脾气好(我对于忠贞与爱可是很狂热的),要特别慷慨(她不能爱财,也不能热衷于教训人,我对泼妇和吝啬鬼同等厌恶)。在政治方面,我不关心她本来站在哪一边;我认为我自己能够说服她转向我这边来。至于宗教方面,她必须信仰上帝讨厌圣徒,一个温和派的信徒就差不多能满足我了。但至于财产方面,当然是越有钱越好。你了解我的性情与处境,所以在全部这些写下的条款中你一定要对这一点多加注意。虽然贪婪不会让我冒下炼狱的风险;但既然钱在这世间是获得幸福的重要条件——由于我自己本身没什么财产,也从不想方设法从我的演说或工厂搜刮钱财;所以如果我真的能娶到老婆的话,她那方的资产至少得满足她自己的消费。但注意,当碰到那种文雅的美人时你可以稍微做些让步,你应该也乐意这么干,我对那样的姑娘完全无法抗拒,并且我情愿费心去追求她们。

  若是你还未见到过我所描述的那类女子,你可以在公共报刊上打个广告,毫无疑问你将会看到大量满足要求的竞争者为我而来,个个都会为了赢得我而自愿成为候选人。为了加剧竞争,你必须要像她们详细描述她们所倾心的那个人——他的体格,扮相,身体素质与头脑,成就,期望,财产等等。在画我的画像的时候,你可要对你的朋友客观点,你得记得是由你来决定我鼻子的长度以及别忘了,我——(这里被涂掉了)

  又读了一遍我给你写的这些文字后,我开始询问自己,再加点什么东西会让这场疯狂的游戏变得更加危险。我真的想要一个妻子吗?不——我已经受够折磨,不想再加上这个大麻烦了;如果我真的蠢到这么干了,我就应该费心思再去雇个代理人。我在有意炫耀自己的机智吗?如果我炫耀了,我确信我偏移重点了。我仅仅只是故意耍嘴皮子吗?就这点上我成功了,但我做得比那还要多。通过用我自己的能力拖长与我的朋友的独一无二的交流(intercourse)这种方式,我让自己的情绪感到了满足。再会。

  你的
                                                                        A Hamilton  

P.S.——Fleury值得些关注,我们僚属全员上下,包括Washington将军和他的夫人在内,都向他送去了关怀。这份爱发自我们真心,绝无虚假。

 -------------以下是一些注解和碎碎念-------------

1. 当时的Laurens已经离开军营出发去South Carolina了,他一直希望取得募集黑人军队的许可,与英国军队一战

这封信里有些地方被涂掉了,所以无法得知Hamilton都写了些什么,在信的第一页有一行铅笔写的注释,疑似出自J. C. Hamilton(John Church Hamilton,Alexander Hamilton的儿子),写到:“我一定不能把这篇东西完完整整地发表出去。”

2. J. C. Hamilton在发表这封信的时候没有给出明确日期,但从信的内容中来看时间大概是1779年四月份左右

3. “也就是你所谓的岳母”那句原句是法语, soi-disante parente de Madame votre épouse, 我不会法语就机翻了_(:з」∠)_有错请指正

4. 是的,鼻子的长度就是暗指那活儿的长度

大家请放心AH没有那么直男癌!那些所谓找媳妇儿的文字都是骚话,跟JL开玩笑来着才故意那么说_(:D」∠)_